【綠色年宵2020】廢物收費 源頭減廢 以人為本

沙田年宵模擬廢物徵費計劃

【綠色年宵2020】廢物收費 源頭減廢 以人為本

沙田年宵模擬廢物徵費計劃

專題分類
專題報導
最後更新日期
14/1/2020

前言:推動環保產業 重拾競爭條件 

  過去四十年,香港享受著經濟騰飛的成果,生活富足,不愁吃穿,物質亦因而消耗得快、消耗得多。如是者,我城每日所產生的人均家居廢物量,乃是偏高於其他發展水平相近的亞洲城市[1]。減廢工作,已是刻不容緩的事實。 

  再者,近年本地經濟出現疲勢。四小龍2019年第三季的經濟成績表出爐後,本港更成為了唯一錄得GDP負增長的地區。有評論指若跌勢持續,香港將會陷入「技術性衰退」[2]。此時此刻,我們更應當把握高增值產業轉型的機遇,尤在環保產業此一優勢產業上,與四小龍的其他地方重新接軌,重拾本港本有之競爭條件。 

  V’air 深信,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」是推動本地廢物管理的重要一步,而其所衍生之資源管理系統以及就業機會,更是有利於港人福祉,提升我們的生活質素。從不同的社區參與項目試驗當中,我們發現預期最快於本年度實施之廢物收費計畫,有其人性化的一面,而並非外界所聞之洪水猛獸。因此,「V’air x 環運會綠色年宵樂沙田2020」將會融入「模擬廢物徵費」的元素,讓你對廢物徵費的印象煥然一新。 

 

香港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」的今生前世 

  本港廢物管理所遇到挑戰,除了廢物量多之外,本地回收業的發展,以及處理廢物的基建更因土地空間狹小而處處受限。首先,本港經營回收業的成本極為高昂,因此唯有不斷收集高價值的材料(例如紙張、金屬、電子產品等),繼而加工出口才能維持其艱難營運。作為廢物處理系統最後一環,堆填區本應處置惰性廢料、不可回收物料,以及建築廢物為主[3],然而部分廢膠、廚餘、玻璃等回收價值低的材料,只能運到堆填區,使其空間在本港不能得以善用。 

  當我們的廢物管理系統仍有進步空間之際,源頭減廢正是反璞歸真的出路。同為四小龍成員,韓國首爾及台北市早於兩個年代前已實施廢物收費。 

  1995年,首爾實施「容量廢物收費制度」,住宅用戶及小商戶須將垃圾裝於預繳垃圾袋中,每公升容量約收取22韓圜(即約0.15港圓)。而可回收物品則需分類,並置於公用收集箱,不需繳費[4]。如是者,其廢物回收率於短短15年間,由29%躍升至66%。在1994年至2011年間,每日人均家戶垃圾棄置量更從1.3公斤,跌至0.34公斤,跌幅逾七成[5]。 

  台北的「垃圾費隨袋徵收」政策自2000年實施以來,其效果更為顯著。即使其方針與首爾的大同小異,但有意思的是,其垃圾收費一直與清理成本掛鉤。2001年起,台北市政府更把廢棄物處理廠的建設成本,以及設備折舊費用納入垃圾清理成本[6]。因此,台北的廢物管理系統更能強調「污染者自付」,更能朝著可持續發展的目標前進。 

 

繳費方便 收費模式簡單直接

  參考以上兩個城市及其他出色例子,特區政府制定了《2018年廢物處置(都市固體廢物收費)(修訂)條例草案》(下稱「條例草案」),並已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提交立法會審議,最快於本年度實施。港版的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」以兩種建議模式收費[7]:第一種模式主要針對工商業處所棄置的大型廢物,政府將會按重量收取「入閘費」。而第二種模式切身影響每位市民,政府將會按指定垃圾袋/指定標籤收費。小型垃圾將會以預繳式指定垃圾袋收費,於收費實施的首三年,指定垃圾袋的收費建議定為每公升0.11元。至於大型廢物,市民則須於棄置前貼上指定標籤,以繳付費用,每件劃一收費11元。  

  在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」之下,市民只需前往就近多個食環署之垃圾收集車、垃圾收集站和垃圾桶站,或是來到私營收集商的垃圾車,便能棄置垃圾。而指定垃圾袋及指定標籤可在本港各區超過4,000個銷售點 (如超市、便利店、郵局、官方自動售賣機)購買。如是者,購買指定垃圾袋及標籤,就如為自己的八達通增值那般方便,體現人性化之處。 

 

V’air綠色年宵 搶先體驗廢物收費 

  本月19日至25日,V’air會繼續與環境運動委員會在沙田源禾年宵市場推行「綠色年宵」。像往年一樣,我們會派駐「綠色年宵大使」推廣減廢訊息,安排商戶回收物資,以及於年宵最後一日協助拯救物資並送往社福機構。今年,我們更會加設「模擬徵費計畫」,為本港未來立法作好準備。 

  我們會就著「條例草案」所列之徵費內容,向參與計畫的攤檔派發指定垃圾袋,讓其放置不可回收物。同時,我們亦會派發另一款垃圾袋,以放置可回收物。而「模擬徵費大使」會在年宵最後一日完結前,發出模擬收據,讓檔主知道若條例通過後,其棄置垃圾的實際支出,從而改變「大嘥鬼」的習慣。 

 

結語:源頭減廢 坐言起行 

  正如政府承諾,為配合落實廢物收費,其將會撥放恒常資源加強減廢與回收[8]。一旦條例通過後,回收量更有望大幅增加,使本港的回收體系逐漸成形健全。透過制度和經濟上提供誘因,我們預期市民因而願意減少鋪張浪費。同時間,本地營運回收業的環境更見明朗。展望未來,「源頭減廢、乾淨回收」再也不是口號, 而是港人內化於心中的行為習慣。

  

[1] 環境局(2013)。《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-2022》。取自環境局網站:https://www.mswcharging.gov.hk/files/download/WastePlan-C.pdf 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2] 張子清(2019)。《香港第三季GDP跌2.9% 經濟步入技術性衰退》。取自中央廣播電台網站:https://www.rti.org.tw/news/view/id/2039878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3] 環境保護署(2005)。《建築廢物前言》。取自環境保護署網站:https://www.epd.gov.hk/epd/misc/cdm/b5_introduction.htm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4] 立法會(2012)。《南韓廢物處理政策及措施背景資料》。取自立法會網站:https://www.legco.gov.hk/yr12-13/chinese/panels/ea/duty_v/eavp1304-3-c.pdf 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5] 環境保護署(2018)。《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》。取自環境保護署網站:https://www.mswcharging.gov.hk/why.php?lang=zh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6]  臺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(2016)。《垃圾費隨袋徵收》。取自臺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網站:https://www.dep.gov.taipei/News_Content.aspx?n=9D5081C3BFCC977A&s=BCBF58BFCABA3616 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7] 香港政府一站通 (2019)。《都市固體廢物收費》。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:https://www.gov.hk/tc/residents/environment/waste/management/mswcharging.htm,查詢日期:2020年1月14日。

[8] 同上。